愿景:实现一个平等互助、文化多元的公民社会
使命:携手同道 公益兴邦 【设为主页】
  理念:责任 信用 严谨 高效 【加入收藏】
 
首页关于我们社区发展合作伙伴机构简介行业动态公益慈善简报项目工作志愿者政策法规
站内搜索:
 
《我们》
分类导航
《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我们》 / GONG YI XING BANG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我们》 > 正文    
一只羊的群
访问人数:635  作者:冶生福  来源:《我们》  发布时间:2016/10/13 10:25:27

一只羊的群
冶生福
1
记得父亲去世那年,姑父从家打来电话,说他要到我家给父亲转坟。
第二天接到一个电话,是个本地号,接通后是姑父。由于单位上的一点事,我耽误了一会儿。后来,手机怯生生地响了一声就断了。出现在姑父面前时,姑父就站在一家商店门口。
姑父到我家时,总要背几个大提包,包里有核桃、苹果,还有我们未见过的玉米棒,那时我们拿出去到处炫耀。姑父离开时,父母又给他带足下次的路费,直到现在这种传统还保留着。
这么多年了,姑父的打扮似乎没变过,敞着棉衣,外面的棉衣短,里面的中山装长,中山装的大襟就在棉衣底下羞涩地探头探脑,中山装上的怀表链子一闪一闪的,方头方脑的布鞋上的尘土似乎随时就会滚落下来。
姑父一手提一个小布袋子,一手拄着木头拐杖。我连忙接过袋子,袋子的重量一下扯直了我的胳膊。姑父说,家里也没有好点的东西,带了点大豆面。
刚要走,姑父满脸通红,欲言又止,商店老板招手让我进去,原来姑父的电话费还没有付。老板说你亲戚没钱还想用一碗豆面来顶电话费呢,他把面袋宝贝似的提了半天。
走了几步,见姑父还站在那儿,我说电话费给过了,姑父的脸又红了,跟了上来。姑父讪讪地把小偷割烂的衣袋给我看,是从外面割的,齐齐的一道口子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我在前面,姑父在后面,我直接到一家清真饭馆要了最好的炒面片。姑父说一碗牛肉面就行了,别浪费。姑父还是吃完了炒面片,盘子干干净净,一片菜叶都没剩。
姑父一到我家,就急着洗小净给父亲上坟,他说要给我父亲上一个月的坟,这么多年了,说走就走了,说着说着,眼圈红了。
说实话,姑父的《古兰经》念得确实好,在父亲坟上,全渗进了我们心里。

2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昨天,姑父打来电话,让我去他家参加他的讨白仪式。今早,我就早早地坐上了去姑父家的汽车。
窗外是小峡,经过小峡就到了平安,一过平安,乐都县的村庄这里一片那里一片地零散起来。
兰西铁路、湟水河与公路时而分离,时而纠缠,两面的大山没有给它们多少空间。民国时候湟水河成了筏客子的天下,铁路建成后,霸道的火车成为重要的交通工具。父亲在煤矿下井,挖了一辈子煤,也能勉勉强强推推日子,据姐姐说,父亲常用袋子装上煤块,装上火车,送到民和海石湾站,姑父驾着马车从海石湾站拉回松树庄。现在算来,也送了很多煤,但父亲严格控制着我们自家的用煤量,至今我姐还颇有微词。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颠簸,民和峡口呼地挤压过来,走了不远,就到了松树沟口,从沟口到姑父家还有几里路,我付了两元钱坐了摩的,边走边打听。
和我想象的一样,松树庄也盖满了砖瓦房,两层楼为数不少,大多数人家用铝合金门窗封闭了院子,路边还有不少人在和水泥拌沙灰拉砖块,搅拌机的声音响了一庄子。
远远地从榆树树梢上看到了村里清真寺的镀金月亮,大气漂亮,我想这就是当年姑父曾提到的那座清真寺了。那年,姑父在我家住了几天,他说他是清真寺里的乡老,清真寺漏雨,变成了危房,寺里的人认为姑父在大通有富亲戚,派他来化点钱粮。
父亲就和姑父提着拜毡在清真寺门前化钱粮,化钱粮的人太多了,许多人漠然视之,可能是父亲和姑父的白胡子起了点作用,他们还真化到了几百元钱。姑父对我们子女们抱有很大的希望,于是父亲叫来我们五个人,我们也举了乜帖,但我心里憋得慌,姑父家里条件差,不为自家操心,却为村里着想,村里人为姑父着想了吗?
我说,这些钱你可以个人花。姑父说这是给清真寺的,我不能用。我说,这是我们大家给你的,你家里困难,给不给清真寺,你个人的举意,你个人做主。姑父低下了头,父亲朝我投来赞赏的一眼,我装作没看见,但心里还是有了一点儿小得意。
表兄早等在村庄路口,拐过了几个巷道,转过几个弯,又经过了几道大铁门,便到了一座二层楼前,这应该是姑父家了。
可表兄羞涩地把我领向旁边的一座土门,土门突兀地出现在眼前,着实让我吃了一惊。这土门是拍电影最好的外景,几十年前的木门,几根木头漫不经心地随便一搭,再铺点柳梢,抹上泥就算是一个门了,铁扣黑中带黄的颜色总让我想起过去。
门楣上钉着好几个五好家庭的牌子,牌子上的红色在日光的加工下变成了淡黄色。门头上的草富有想象力地疯长着,两扇木门上有两朵彩色粉笔画得歪歪扭扭的向日葵。木门也不严实,中间像夹过石头似的,委屈地露出了一个大豁口。
院子还挺大,姑父家北靠黄土山,东面西面南面全是二层楼,包围在土山和密密的二层楼中间。在这铁桶似的院子里,我怀疑还有没有阳光。在农村如果挡住别人家的阳光,邻里之间总是要闹一阵矛盾的,好在院子里还种着果树,栽着花,花开得精精神神的。
姑父前院和后院的房子似乎相隔了很多年,差别很大,前院是砖墙红瓦房,后院却是黄泥小屋,让人突然有一种穿越时空之感。一个是西装革履,一个是破衣烂衫。黄泥小屋的柱子细得像椽子,椽子细得像草棍,低矮破旧,一伸手就能摸到椽子。我真担心一场大雨,这座房子随时就会变成一堆混杂着木头渣儿的碎土堆。我二姐说,二十年前她来参加老大婚礼时,是这木房子,二十年后还是这木房子。让人想不通的是姑父没有搬进瓦房,依然住在后面破屋里。
3
姑父还是老样子,白短胡须,脸色透点亮气儿,谦恭腼腆,如一面平静的湖水,皱纹如湖中投进一块石子后凝固的波纹,成了这湖水永恒的记忆。这样的人怎么会得那样的病呢。有时命运就是那一块投进湖水的石子,看不清飞来的方向,也辨不清飞落的地方,只嗵的一声就改变了生活的模样。照姑父的话说就是前面的路黑着哩,人是无法知道明天将会遇到什么。
姑父披着衣裳靠在炕角的被子上,一看到我,硬拉着我上炕。炕烟味弥漫在整个房子里,似乎这炕烟味在墙上凝固了好多年,轻轻一抠,就能抠下一大片来。
阿娘跳下炕,炉子上忙活起来。一会儿工夫,一碟子油香,一碗热茶端上来了。我努力地劝姑父吃点,姑父摇了摇头。
透过有着二十年历史的木窗望去,姑父的家孤苦伶仃,满怀心思。姑父的五个儿女在这里蹦蹦跳跳地长大,又一个个地走远,最终陪伴姑父的只有那棵苹果树和不知留了多少年宿根的大丽花。
羊肉的味道似有似无地从厨房里飘来,渐渐灌满了整间屋子,又牢牢糊在那些炕烟味上,姑父硬让阿娘去捞羊肉,我说明天的事要紧,拉住没让动。
我记得阿娘在电话里曾说过,姑父有一群羊,但我没看见,也没听到羊叫。
羊群上路了,全上路了!阿娘望着空空的院子答非所问。
全卖了!看着我疑惑的样子,阿娘又加了一句。
姑父说,还说那些干什么哩!阿娘才停下来。
为了喂这群羊,老两口吃尽了苦头。
每次我们请姑父阿娘到我们家小住时,姑父只住两天就走了,他总说家里没人管孙子,没人管羊。
那天应该是秋老虎发威的日子,松树庄的盘山路上移来了一堆草山,移动草山的人就是姑父和阿娘。胡麻草长长短短盖住了拉车的姑父,也遮住了姑父的眼。姑父透过胡麻草,探寻着山路的坐标,捉摸着路中石子的方位。这条土山路姑父不知走了多少年,可这会儿翻脸不认人了。一根长长的绳子从车轴上引出去牢牢套在阿娘的肩头上,草山时而停下,时而挪动,如一只船在旱土里挪,村里人见了都忍不住帮着推一段路。
姑父阿娘成了黄土路上的纤夫,眼前只有在胡麻草里摇晃的土路。回家后,老两口在炕上躺倒了,孙子们还没有放学回家,窗外是一树又一树的风声。
羊是姑父的命根子,也是姑父家的宝盆。羊一个个精神气足,繁殖得快,黑头,大眼睛,卷毛,精灵鬼,被姑父起过名字的羊羔在羊圈里撒欢蹦跳,后蹄带起的羊粪蛋儿都飞到姑父脸上,这些名字在姑父的眼中活了起来,姑父一脸知感的样子。
如今,那些有着鲜活气息的名字都成了姑父永远的记忆,只有那系过的铃铛,那拴过羊的细绳还温暖着姑爷的眼睛。
阿娘说,你姑父这次宰的这只羊,你没见过,俊得很,黑头,弯犄角,眼睛像玻璃蛋儿,身上那个毛呀,白白的,亮闪闪的。
4
望着院子里空空的水桶,姑父让表兄去拉水。姑父家的自来水停了半年了,说了半年也没人管。姑父只好自己准备了几个大塑料桶,每天到处拉水吃。
我也想出去透透气。坐在表兄的拖拉机上,两边的玉米地和浓绿的杨树呼呼地向身后飞去。
开拖拉机的表兄排行老二,上大学的正是他的女儿。他前前后后娶了四个媳妇,第一个媳妇脾气暴躁,常和阿娘对骂,时间不长得病无常了。第二个媳妇是亲戚,性子更暴烈,一吵两家亲戚关系都臭了,不再来往,她趁家里没人把所有衣服卷回了娘家,然后提出离婚。第三个媳妇进门不久,嫌家穷也回了娘家。娶到第四个媳妇才算消停了。老两口屎一把尿一把地拉大了两个孙女一个孙子,期间姑父的羊也一只只地远去。
这两个孙女我是知道一些的,学习勤奋,小学到高中全是老师们资助的。 大孙女考上了大学,学费的阴影笼罩在喜悦的黄泥小屋里。尽管亲戚们都帮了忙,但还差了很多,姑父只好拉了两只羊走向集市,那天小孙子在后面赶着,姑父在前面拉着,喜悦冲淡着贫穷的魔影。卖羊的钱加上救助会的资助金,大孙女的学费总算是凑够了,孙女走后,姑父长出了一口气。
只一年,二孙女和孙子又开始上高中,三年之中姑父卖掉了五只羊。
二孙女和三孙子同时考上大学后 ,救助会的资助金是不能再申请了。亲戚们纷纷劝说别再让他们上大学了,现在大学毕业又找不到工作,如果上,就让孙子上,孙女一出嫁事情就好办多了。但姑父最后的决定让我们吃惊不已,姑父又卖了三只羊,让孙女去上学,让孙子上职工学校。那几天,姑父的黄泥小屋寂静无声,似乎一出声就会引来巨大的连锁反应。后来,孙子离家出走了。姑父找了五天,才从一个小饭馆里找回来了。原来,他要打工帮姐姐上大学。
姑父非常羡慕有文化有工作的人,他盼着儿子们能进学校学知识有碗饭吃,未能如愿,他就把希望寄托在孙子们身上。
明天正以它不容置疑的脚步向姑父走来,在这闷热的傍晚,似乎能听到明天沉重的呼吸,姑父盼着明天,又怕着明天。老三就坐在旁边,姑父似乎还有很多话要对老三说,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面对老三,姑父还能说什么呢?老三在他们五个子女中算是有点文化的人,他从小就在清真寺里念经,念了好多年,姑父一心盼着想把他培养成一个阿訇,可是种种原因没能当上阿訇,这成了姑父心头永远的痛。
老四媳妇无着落,盖不起新房,老三别无他法地做了别人家的上门女婿。这对姑父家不亚于一次大地震,但谁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老三要到别人家,起码得准备一身新衣服,准备一点上门的礼物吧。
姑父身为父亲却无力给儿子娶媳妇完成他的义务,姑父又悄悄地走向他的羊圈。姑父的悲哀是无人能理解的,那些让姑父起了名字的羊更不能理解,还在圈里蹦蹦跳跳。姑父给羊添完了最后一次草,喂完最后一次料,羊肚子鼓了起来,羊腿利索起来。一个老人,两只羊,就消失在早晨的山路上。
阿娘说,送老三出门后,你姑父五天没说话。
5
天气更闷热了,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姑父眉头紧锁。他问了邀请客人的情况,又跑去借了大塑料布。当看到老二还没借来烧水的小锅炉时,姑父自己借来了小锅炉,一遍又一遍洗。旁边的老四不耐烦地说,一遍就够了。姑父说,你知道个啥,自己先洗个小净去。老四红着脸走了。
姑父望着老四摇了摇头。老四曾在外面打工,挖过金子,端过盘子,卖过水果,亲戚们帮忙找了很多活,可是老四的心花,干活总不长久,干一阵就换一回。一次阿娘给我打电话借钱,我问阿娘做什么,阿娘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才说老四想开个饭馆,让她跟我们借钱,我们考虑再三就没有借。老四的饭馆没开成,倒赔进去姑父的好几只羊。
天终于黑下来了,姑父为明天的事还专门请来了一个厨子分羊肉,这里的习惯是在重大的日子里,给客人做一碗熬肉,再在上面放一块羊肉,说是熬肉其实是凉粉、洋芋、萝卜再加点肉的烩菜。
羊头和羊蹄是放不到席面上的。姑父端来先给我们吃,羊头和羊蹄烤得焦黄焦黄,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可能天下的厨子都一个样,他上上下下长得像一个圆球,满嘴油光闪闪,他絮絮叨叨地说着他当厨子时的风光事,姑父的眉头拧起来又松开,姑父小心地提醒切羊肉的事,厨子说还早着呢!
看到我一口没吃,厨子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就硬往我手里塞了个羊蹄,但想着明天即将到来的事,我一口也咽不下去。
厨子终于吃完了,又灌了两大缸子熬茶,他说熬茶能消肉化食。这才摆上苫布,拿来工具,在昏暗的灯泡下,一只煮熟的全羊摆在桌子上,散发着香气,一只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房里,在羊肉周围逡巡。
切羊肉是细心活、技术活,按当地的习惯,一个客人一碗熬肉,一只碗放一块羊肉,肉要大小相当,否则会遭人笑话。厨子根据姑父报的客人数,动手切起来,这么胖的人刀功还真是好,剁,切,补,只一会儿工夫一只羊就分解开来。要做到平均,还真是一件难事,有的骨头大,有的骨头小,有的膘厚,有的膘瘦,要做到肉块大小完全相同是不可能的。
姑父反复地检查着每一块肉的重量,他不知从哪儿找了个弹簧秤,厨子切一块儿,他称一次,重量不够,让厨子重切,决不能少。此刻姑父似乎变了个人,不讲情面。厨子气呼呼地放下了好几回手中的刀子,望着消瘦的姑父,只好低头悄悄地切起来。
姑父出去时,厨子终于咕哝了一句,就这么一只羊,要分成八十多份,你叫我怎么分。
的确每一块肉小得可怜,尽管提防着那只猫,但还是被它叼去了一块肉,我追到了院子,它一纵身消失在夜色里。
6
老五姑娘是坐火车从遥远的山东赶回来的,她说她买了硬座票来的,她眼睛通红,头发凌乱,动不动就打呵欠。老五姑娘在山东开着一家清真饭馆,日子过得紧紧巴巴。她怕联系不上姑父,汇钱给姑父装了一部电话,还每月按时汇来电话费,她极力劝姑父去山东和她一块儿过,可姑父不忍心撇下孙子们。每次回山东,姑父都要给她准备一只羊,煮熟了,放好调料,放在小卖部冰柜里冷冻起来,让她带到山东。当她要嫁到遥远的山东时,想必姑父黄泥小屋里的灯光也亮了好久。
今晚天气真的很闷,姑父屋里的灯光亮到了半夜。
厨子和我就在前院的瓦房里休息。厨子是姑父的远房外甥。在厨子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我知道了前院这座新瓦房的来历。
这瓦房原来属于前面二层楼家的,是姑父的亲哥哥。他们家条件好一点,弟兄两家一前一后住着,妯娌们难免有矛盾。后来前院要盖楼房,鼓动姑父给他们让一块地,交换条件是这座瓦房,姑父耳朵软,又是亲哥哥,也没跟家人商量,就把那块地换了出去,可是土地日益紧张的农村,一块地的价值远远超过一座瓦房,这事就有点欺负人的嫌疑,加上家长里短婆婆妈妈的事,阿娘和前院有了矛盾势不两立了,姑父成了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瓦房换来了,可姑父和阿娘从来没住过这个房子,一直住在那间快要成古迹的黄泥小屋里。这房子,一前一后,一新一旧,严严实实地堵在姑父的心上。
厨子说,人软人欺哩,木软虫吃哩。
有一个管道项目经过姑父的地,按正常程序赔下来,少说也有个上万块钱,可是到了姑父手里,变成了一千多块钱。
当姑父腼腆地站在他的地里,他简直认不出这还是他的地,石头乱七八糟地堆在地里,这儿一堆那儿一堆,哪里还有地的样子呢?姑父花了一个月,一背篼一背篼背石头倒在河床里。一年下来,粮食少打了许多。
厨子说这样的事太多了。说着说着,厨子打起呼噜来,我却再也睡不着了。的确,在松树庄再也找不出比姑父家更穷的了。
迷迷糊糊中,突然感觉一个东西跳上了炕,两只明晃晃的眼睛吓了我一跳,又是那只猫。也不知是谁家的猫,经常来姑父家,不是钻厨房偷肉吃,就是钻堂屋喝牛奶。这不,偷吃了羊肉,没过瘾,寻着味又来了!我狠狠地踢了一脚,它跳下炕从门缝里跑了。
窗外有了雨声,打在塑料布上,我的心揪起来了。这样一来,姑父家的土院子又会泥泞一片。
在胡思乱想中睡了过去,不知道那只猫是不是又摸进来了。
7
姑父礼完晨拜,来到瓦房炕沿边叫厨子起床,厨子还在旁边打着呼噜,姑父使劲摇着厨子,厨子的头皮球似的在枕头上晃来晃去,听到窗外的雨声,腾的一声跳起来。
姑父忧心忡忡地望着窗外。
窗外还下着雨,姑父家的破木门孤零零地蜷缩在前院二层楼房下。姑父担心着阿訇,昨天听人说阿訇有事要出去,这样一来,念《古兰经》的人就少了。
院子里一片泥泞,一脚踩上去,人在前面,鞋却固执地赖在泥里。平平整整的土院子到处是泥坑,到处是泥脚印,一跺脚,就会落下一堆黄泥,房间地上满是泥巴。姑父搬来砖、木头和石头,一块砖,一根圆木头,一个石头,从家门口一直摆到了房门口。客人们从木头上跳到砖上,再从砖上跳到石头上,边跳边小心提防着木头翘起或从石头上滑下去。
全村的老人都来了!这可是村里历史上没有过的,完全超出了姑父的预想。
姑父时而高兴时而忧虑,不停地进出于厨房,不停地看着切好的羊肉,一遍又一遍地数着数,然而羊肉还是没增加一块。姑父的忧虑一层一层地堆在脸上,再去买羊肉已来不及了。
炕太小,人又太多,姑父只好手忙脚乱地在房间地上铺了塑料布,铺上崭新的毛毯,客人们就跪在毯子上,炕上地上跪满了人!
姑父的病是在一个月前查出来的,医生说不用住院了,回家休息去,想吃什么吃什么,可是姑父已到了吃一口吐两口的程度,儿子们买来的香蕉全被姑父分给了孙子们。子女们坚持要他住院,姑父却回家来了。
姑父卧病在家时,阿娘又在西宁过马路时被一辆出租车撞了,住进了医院。只是软组织挫伤,子女们铁了心要让司机赔点钱,让阿娘一直住下去。姑父说,人家也在拉家糊口不容易,就让阿娘出院了。司机看到病中的姑父,走时悄悄地放了几千块钱,压在枕头底下,姑父知道后,就给司机一遍遍打电话,准备还钱。
8

檀香点在香炉里了,香气从房子里飘散到院子里。此时的姑父想起了索菲亚。
索菲亚是姑父的大女儿,嫁到了西宁,丈夫无正式工作。跑跑摩的,钱挣得不多,却喜欢打麻将,他一天到晚跟索菲亚要钱,一百、二百、三百,索菲亚辛辛苦苦摆地摊挣的钱轻松地在麻将声中消失了。这么多年了,家还住在棚户区。
索菲亚总在凌晨四点起床推车卖油条、卖包子,小推车一天到晚在西宁的巷道中转来转去,一天下来也能挣几个小钱。索菲亚总喜欢说,买卖不亏人,跑一天就有一天的钱。
姑父喜欢到索菲亚家,索菲亚明里暗里地管着姑父一家,成了姑父的主心骨。
一天凌晨三点,像往常一样,索菲亚又出摊了,她推着车突然在巷道里见到了不知名的东西,一声惊叫,就在长长的巷道中疯跑起来,等回到家,病就跟着来了,没来由地发高烧,没来由地昏迷。
索菲亚丈夫慌了,竟然忘了给她念讨白,还是姑父宰了一只羊,给索菲亚做了一个全美的讨白,讨白结束后的第二天,索菲亚平静地在阿娘的怀中睡去。那几天,姑父的腰突然驼了起来,胡子似乎也白了许多,话比以前更少了。
姑父得的是胃癌,查出病时已到晚期,家里人骗他说是胃炎,可是姑父听到大夫让他回家时,他什么都明白了,收拾好衣服平静地出了院。一到家他开始亲自喂羊,添最干净的草,喂最干净的山泉水,每天还清扫羊圈,羊一天天地在他眼皮底下蹦蹦跳跳起来。
念讨白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了,姑父给羊添的草料一天天少下来,最后一天只喂清泉水。羊也怪,不叫也不闹腾,只静静地用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姑父,或许姑父就在那一次次凝视中看到了他一生当中没看到过的事情,明白了他一生都没明白的事情。
送我的人,回家的心,
黑暗的窟窿里我一人,
也没有窗子也没有门,
黑暗的坟坑里我一人,
是我,是我,就是我,
哪一个为我受罪行,
还想顿亚(现实)上来办功,
不吃不喝也能行,
无妻无儿无婚姻,
那不能,那不能,
肉身子化成血脓了,
人和骨头离了分。
姑父说,这就是坟墓里的样子,语气平静,说完他在炕上挪了挪身子,又换了一种舒服的姿势。
人这一辈子,快得很!说完又看起《古兰经》,那部《古兰经》用平绒布包着,软绵绵的,发出柔柔的光。
9
檀香的烟缓缓地上升,快挨到椽子时,又飘落下去,落到我们的头上,落到手上,落到打开的经卷上。
时间到了,姑父站了起来,大家望着姑父,檀香烟不停地飘落在姑父身上。
姑父说,今儿给我做讨白,我的顿亚就这么推过来了,我亏枉过的人,骂过的人,我做过的错事,大家给个口唤,亏枉过我的人我也给你们口唤……说着说着姑父说不下去了,可能这是姑父在众人面前说话最多的一次,一句赛俩目被姑父说得断断续续哽哽咽咽。
姑父的大哥低下了头,村主任低下了头,三个儿子低下了头,满屋的人都低下了头。
想着姑父的这一生就这样平淡地翻过了,我羞愧起来。每当姑父来我家,父亲抱怨母亲资助不够时,我总为母亲不平,每当我们给姑父舍散天课时,心里总会多多少少地闪过一丝优越感,可是到底谁更需要施舍呢?我把头低到了怀里。
当最后一句祈祷平静、俊朗地停住后,大家接了一个长长的都哇。回头一看,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泪珠,没有人掩饰,也没有人想刻意地擦去。熬肉端上来了,每个客人碗里都放着一块羊肉,每块羊肉不大不小。我先退出去了。我没动放着羊肉的碗,把它留给了客人。我出去后,一些亲戚们也悄悄地出了门。
客人们走了,当我经过羊圈时,突然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一声羊叫,我仔细地听了听,姑父的羊不是都卖了吗?但羊圈里一只羊真实地立在槽边,像一座雕塑望着我。阿娘说,这是姑父留给她做讨白的最后一只羊。我再一次端详着它,羊浑身上下一片白,一对大角都盘成了一朵花,鼻梁挺直,气质迵异,平静地咀嚼着青草,那双眼睛深不见底。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果本站提供资源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机构简介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站内搜索
甘肃兴邦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地址:兰州市七里河区柏树巷430号A单元113室 邮编:730050 联系:摆先生 电话:0931-2662379 13919346803
技术支持:玉祺IT工作室 QQ:2857779075 E-mail:share_IT@163.com
陇ICP备12000480号